情感迟钝。

[K漏]弃医从我 6

  KB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弄醒。
  哦漏就坐在床边,他穿好外衫后侧头看过来:“抱歉,吵到你了。”
  KB摇头,动了动僵得不行的四肢,坐起身来抬手搓了搓脸薅了薅额前的头发,没精打采道:“你去哪儿?”
  由于昨晚是KB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跟别人睡一张床,他绷紧了神经睁着眼大半宿没敢动一下,直到第一声鸡鸣响起他才实在熬不住,睡了一小会儿,然而没过多久,哦漏起床了。
  “医馆。”哦漏一边说一边朝门口走,“你困的话就再睡会儿。”
  KB摇头,掀被子下了床,一边穿外衣一边就晃晃悠悠地走到哦漏身边:“……我跟你一起去。”
  哦漏深深地看他一眼,转身算是默认。
  今天哦漏起得早多了,开门的时候天还...

{ 2018-07-09 /3 /22 }
 

[K漏]弃医从我 5

  其实KB只是想看哦漏会不会有除了冷淡以外其他的表情,但是当哦漏将水倒进木桶里并且真的开始脱衣服的时候他有些惊了。
  “你你你等会儿!”
  哦漏把外衣放在臂弯上,回头瞅着他。
  “...怎么?”
  “不是,你你你这个..我...你...我...你来真的啊?”KB结结巴巴地比划了大半天,哦漏全程都平静地看着他没什么反应,他无奈之下最终只好服软憋出一句,“我那个...说笑的。”
  哦漏点头,然后开始脱第二件衣裳。
  “你……”
  “说笑的你还不过去?”
  哦漏背对着他,把两件衣服搭在木桶旁的椅子上。
  “噢...”KB小声应着,默默退到另一边。
  哦漏听着那边没了动静,才放心...

{ 2018-05-18 /3 /27 }
 

☆摸鱼er

{ 2018-05-06 /10 /57 }

哎,摸摸小虾米...
P2有滤镜

{ 2018-04-29 /13 }

[K漏]夏

*OOC预警
*咸鱼试图翻身...但是它失败了

  [晚上去散步吧?⊙∀⊙]
  KB用笔帽戳了戳哦漏的后背,趁老师转身板书赶紧把手里攥了大半节课沾了些汗的纸条扔到他的桌上。
  哦漏小心地将纸条展开,稍微坐直了些,轻轻点了下头。
  KB在后桌也满意地点点头,嘴角的笑容怎么也压不下去,他专注于想今晚该怎么表白的事,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数学老师那双6400万像素的眼睛给锁定了。
  “KBShinya,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
  “......”
  

  哦漏是KB的暗恋对象,从上学期哦漏转学过来一个月不到就是了。用他自己话来说,哦漏就像五颜六色的花丛里那一朵清新脱俗的,小白花。刘海有些长...

{ 2018-04-28 /20 /60 }
 

[K漏]弃医从我 4

  哦漏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弯钩似的月亮毫无遮挡,大大方方地挂在天上,月光出奇的亮。 
  院子里的晾衣杆上晾着他昨天那身衣服,借着银白的月光细看那几处染了血的地方,却是全都洗得干干净净。 
  他刚打开门,就被一只手拽着拖进房里然后摁在一旁的墙上。 
  屋里的灯光本就不是很亮,KB这一下挡在他面前,把那光亮遮了个七七八八,两人在墙上投下臃肿的一片阴影。 
  腰后的药箱子硌得他皱起眉来,完全没有在意脑袋边上好似闪着寒光的匕首。 
  KB凑近哦漏,将这人略带疲惫的脸上上下下打量个遍最后锁定在那双平静的蓝眸上,盯着看了一会儿,伸手将那把匕首拔了下来...

{ 2018-03-03 /4 /26 }
 

☆喵。

{ 2018-02-23 /8 /26 }

[K漏]弃医从我 3

  阿桥在门外等了得有两个多时辰,从天刚蒙蒙亮等到现在太阳都升起来。哦漏一直没出来,他无聊得用树枝在雪上瞎画,他画了两个圆,一个稍大,里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哦漏两个字,一个稍小,里面是写得相对工整一些的阿桥两字,他盯着这两个靠在一起的圆傻笑了半天,最后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绷着一张严肃脸胡乱挥着树枝把它们破坏掉。
  风带着几分清冽吹过来,阿桥冻得直跺脚,他瞄了一眼挂的高高的太阳,又看看哦漏禁闭的房门,思索再三还是站到门前试探性地敲了几下。
  哦漏不久前刚醒,但还有些迷糊。他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回头看了看床上似乎还在熟睡的人绵绵地打了个哈欠,这才撑着桌子站起身来,身上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通乱响。
  “...

{ 2018-02-12 /6 /27 }
 

[K漏]弃医从我 2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冷冽的空气里弥漫。
  哦漏一句“你受伤了”还没问出口,后背上突然多出了一份不轻的重量,原本绕在脖前的手软了下来搭在他肩膀上,自然也抓不住那利器任由它砸进雪里留下一个小坑来。
  哦漏向前倾了倾半弯着腰方便托住背上那人而后缓缓蹲下,将灯盏放在一边,双手向后扶住他艰难地转过身来正面看他。
  灯盏里的火苗跳动着,在他布满血污的脸上映出暖色的光。
  这人穿着一身单薄的黑衣,衣服从右肩到左腰有一道长长的裂口,实际伤口约莫有三寸,斜在胸膛上还在往外冒血,周边的衣料都被浸成暗色,背上的衣服尚还完整。他显然已经彻底昏过去了,哦漏避开他额角的几处伤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滚烫得可怕的温度...

{ 2018-02-11 /6 /28 }
 

[K漏]弃医从我 1

  入夜之后落了雪,院子门口两盏灯笼还没熄,将地上堆起的雪映得微微反光。
  哦漏将今日的账本收好,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缓缓起身出声招呼正在院子里扫雪的学徒。
  今天来看病的人太多了,最近不远处镇上的人都好像得了种怪病,身上长着很多红疹子,奇痒无比,怎么也消不掉,哦漏只好开些止痒的药给他们暂时缓缓痛苦,忙了一天,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酸痛。
  看这样子估计应该也没什么人会来了,就提前闭馆吧。
  “老师,这就回去了么?”小学徒抱着扫帚哒哒哒地跑进来,他将头上戴着的斗笠取下来,仰起头来小脸儿通红。
  “嗯。”哦漏抬手轻轻揉了揉那孩子不怎么规整的软发,“你把灯笼熄了就回去吧。”
  小学徒名...

{ 2018-02-10 /9 /34 }
 
1 2

©  | Powered by LOFTER